苏东坡的另外一个癖益:沉香

 产品展示     |      2020-06-23 18:11

原标题:苏东坡的另外一个癖益:沉香

苏轼此人,自不消说,在文、诗、词三方面都达到了极高的造诣,堪称宋代文学最高收获的代外。但除了这些,他依旧个制香、品香的玩香高手!

之前的文章里曾经谈到苏轼与他的相符香"雪中春信”的故事,他为了相符成一款心心念念的春日梅香,能够期待七年之久。不过晚年的苏东坡,却独独属意于海南沉香,这又是为何呢?

公元1097年,这一年,苏轼六十二岁了。历经“乌台诗案”与几度官场生涯的首首落落,老天觉得对于这位惊世之才的磨砺依旧不足。由于政见不同,六十二岁的苏轼再度被贬,而这次,被贬到了那时还属于蛮荒之地的儋州。

儋州,即今海南省儋州市。海南自古就产沉香,被称为“香洲”,香文化鼎盛时期的宋朝,更是将海南沉香行为贡品,后来还被行为商品,价格越炒越高。到了此地的苏轼感慨海南岛沉香产业的闹炎,发出了「海南众荒田,俗以贸香为业」的感慨,后来,他也逐渐为海南沉香的香韵所钦佩。

【至尊千手不都雅音】海南黎母山沉水级暗油醇化老料沉香摆件

他在给其弟苏辙六十岁的寿礼中,提选了一尊沉水香山子,并附上了一首《沉香山子赋》送给了弟弟,赋云:“矧(shěn)儋崖之异产,实超然而不群。既金坚而玉润,亦鹤骨而龙筋。惟膏液之内足,故把握而兼斤”。

睁开全文

这首赋盛赞了海南沉香的天香气韵,爱静内敛,香而不艳,产品展示且沉香的滋长更是历经磨难,与那时苏轼的处境颇为相符。那时,正值元祐党人被大力弹压。苏轼苏辙兄弟二人,一贬儋州,一贬雷州,彼此隔海相看,情感可想而知。虽身处逆境之中,但苏轼就地取材,以儋崖沉香行为寿品,以沉香山子为喻,隐喻品格贞坚的士正人,以此激励同样深陷反境的子由。

【双龙玺】海南琼脂沉水级满油醇化老料沉香精雕摆件

东坡纵使再萧洒,在花甲之年被贬到如许的芜秽境地,心里也难免会有几丝愁苦。海南沉香爱静若水、香而不腻的娴雅香韵,能有栽让人爱静下来的魔力,抚平心里的纳闷,不难怪他对海南沉香情有独钟了。

在海南期间,他还现在击了海南沉香由于振奋的价格和盛名为益处者狂砍,他认识到长此以去,沉香必将面临资源穷乏的境地。不屈之下,他作诗袭击狂砍沉香的走为,诗曰:

沉香作庭燎,甲煎纷相如。岂若注微火,萦烟袅清歌。贪人无饥饱,胡椒亦求众。朱刘两狂子,陨坠如风花。本欲竭泽渔,奈此明年何?

苏轼与海南沉香的稀奇缘分,也让海南沉香蕴含了更众文化意蕴在内里。竖立于海南儋州东坡私塾的东坡香文化馆,也将东坡与海南沉香的缘分不息一连,让世人见证这位千古名人如何与沉香清淡,历经劫难,收获其稀奇的青春品质。